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八章 蓝染的礼物
    蓝染第一次在李珂的面前喝醉了,是的,他喝醉了。

    李珂都忘记不了自己在浦原喜助面前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浦原喜助那震惊和不相信的表情,以及‘这一定是蓝染的计谋’的态度。

    实在是太搞笑了,难怪蓝染会乐此不疲的去做这种调戏别人的事情。

    但是……

    “不过说起来,我的确有一些小事忘记告诉你了。”

    今天刚下班, 蓝染就把李珂叫到了他的实验室里,并打开了一条黑漆漆的通道。但是他没说自己开启的这个传送门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仿佛这种事情李珂应该一早就知道了一样。

    李珂不敢说也不敢问,只是静静的跟着他走了进去,但看着漆黑一片的通道,他心里却还是有些发憷的。

    在前面开路的蓝染看出了他这种心虚的想法,所以在李珂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的时候,微笑着给李珂说自己的目的。

    “我稍微隐瞒你做了一些事情,这次来就是让你知道的,所以等一会不要很惊讶就是了。”

    他也不说到底隐瞒了什么事情,李珂也不好意思询问,所以只能够装出‘原来如初’的样子,跟着蓝染的脚步不断的前进,但心里已经好奇的要命了。

    而当李珂跟着他走出通道的时候,所看到的却是一片荒野。

    白色的荒漠,白色的石头和一切,这里的一切都死寂的过分了,而且还充斥着一种狂乱的,丝毫没有秩序可言的灵压。

    如果说死神的惊讶代表着有序的话,那么这种力量的感觉就是混乱。

    这种力量的感觉让李珂想起了邪能之类的能量,但又和绝对的邪能不同,他能够感觉到,这种灵压是死神灵压的反面。

    甚至这里的灵子都带有一些混乱的特性所以才会如此的一毛不拔,只有一片荒漠存在。

    “这是虚圈?你在虚圈做事情了?”

    李珂瞬间明白自己所处的地方是哪里了, 这种和构成死神的基本结构完全相反的地方, 不是虚圈还能够是哪里?

    一般的死神仅仅是在虚圈存活都很艰难, 混乱的灵子只有灵压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够吸收,确保自己的战斗力没有打折扣。

    所以李珂认出了这里是虚圈,再一想蓝染的经历,也就不难猜出蓝染想要让他看什么了。

    蓝染轻笑着点了点头,李珂也在这个时候发现了新的东西。

    虚的灵压,不,或者说混杂了死神灵压的大虚的灵压。

    这种感觉相当的怀疑,李珂不是没见过纯粹的虚的人,但这种虚给他的感觉,就是秩序束缚了一些狂乱,变得奇怪了起来。

    破面?

    李珂看向了那些灵压所传来的方向,看到了一些简陋的建筑,外加一大群形形色色,但都有着强大灵压的‘虚’。

    这些虚当中,最显眼的几个人,一个有着小麦色的肌肤,用领口遮蔽着嘴巴的,身材非常好的禁欲系美人。也有身材非常好,有着墨绿色头发的天然系美人。

    当然, 更多的还是那些各有特的美男帅哥们,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充斥着……

    逼格。

    李珂忍不住挑挑眉,对着这些人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他这個微笑看似友善,但其实却是挑衅。

    意思就是……

    我的逼格,在你们之上。

    他倒是没想到蓝染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就把自己‘未来’的手下召集齐了,这些破面和李珂所知道的破面并没有什么两样,让他反而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除了那个骷髅大帝拜勒岗并不在这里,基本上所有的破面都到齐了。

    “没错,原本是打算作为一个小小的钉子送给你的,不过现在没必要了。”

    蓝染点了点头,有李珂的技术支援,外加浦原喜助的资料,他弄出破面来轻松了不少,毕竟新发现的那种超浓缩灵子,用来制造崩玉简直效果好的惊人。

    除了对李珂的效果不好以外,基本上就是无意识的神了。

    “你说的惊喜不会是武力上的吧?”

    李珂看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破面,他依稀记得这些破面的战斗力都是很不错的,只是被蓝染一通操作全送了,不是葫芦娃救爷爷,就是遇上属性克制。

    不是属性克制,就是遇上山本总队长。

    基本上那叫一个惨,然后还被他评价为加起来还不如自己。

    虽然这是一个事实吧,但是说真的,他使用这些破面的时候,真的没有一个能够戏耍整个尸魂界的大boss的牌面,基本上是送自己的属下们去死的。

    但是吧,对于死神来说,虚的命从一开始就是不应该存在的,蓝染这家伙连大部分的死神的生命都不在意,又怎么会在意虚的生命。

    可这样说也很迷惑,他基本上没有杀死任何一个死神,除了本来就应该去死的中央四十六室,他也就把自己人给杀了……

    还是那句话,雏森桃没死在蓝染的刀下,本身就说明很多事情了。

    但李珂还是不是很明白蓝染带自己来看这些破面的意思。

    于是,蓝染就解释了一下。

    “本来是打算把赫利贝尔和妮露送给你作为宠物和礼物,以此让你更信任我的,但现在就没必要了,所以就给你介绍一下。”

    “…………”

    李珂面无表情的看着蓝染,他现在正认真的思考自己和蓝染绝交,然后蓝染把妮露和赫利贝尔送给自己弥补关系的可能性,但看着似笑非笑的蓝染,他就知道蓝染要看的就是自己这样的表情。

    “所以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李珂问了出来。

    “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尸魂界之所以要杀虚,并不是因为虚会袭击人,而是因为三界的平衡,不然真的想要彻底断绝虚的威胁的话,只需要总队长在虚圈卍解不就好了吗?所以,想要成为统帅三界的王,伱在虚圈必须有着自己的班底。”

    蓝染一脸的理所应当,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在虚圈培养的势力交给李珂,顺便让李珂带队去把拜勒岗扬了来证明李珂的权威。

    至于这会不会让他手中的力量受损?

    还是那句话,李珂作为老大是很优秀的,因为有事他回去解决,也不会质疑专家的行动,只要你能够做到他要做的事情,只要不再三观上过于违背他,他放权放的很直接的。

    他只需要牺牲妮露和赫利贝尔,就能够轻松的架空李珂。

    所以他真的是来出让自己在这些破面心中的老大的地位,让李珂成为虚圈实质性的王的。

    但……

    “竟然有这样的设定吗?你这个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忘记了而已……另外,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做统御三界的王了?”

    李珂一脸诧异的看着蓝染,蓝染不说他还真的忘记了尸魂界杀虚是为了三界的平衡这件事情了。

    但是,最让他惊讶的是,刚刚蓝染说什么?

    统御三界?

    “是啊,统御三界。”

    蓝染点了点头。

    “我?统御三界?”

    李珂指着自己的鼻子再次问了出来,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他的目的只是让尸魂界的秩序重新洗牌吧?

    “对,你,统御尸魂界,人间界,还有虚圈,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三界共主,实质性的灵王。”

    蓝染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可我不想。”

    李珂直接拒绝,开玩笑,一个尸魂界就足够他烦的了,再加个根本就是混乱打底的虚圈,这是想让他永远束缚在这里吗?

    “不,你想。”

    蓝染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并且用出了对李珂来说是必杀一击的东西。

    “你也不想你开后宫的事情被知道,然后弄得后宫破裂的吧?另外,如果让四枫院夜一知道你有她的好友志波空鹤的本子,并且还去撩了她仅有的这个朋友的话,那么你猜猜她会做什么?”

    “………………”

    “而且,你是有想过对松本乱菊出手的吧?如果你不想成为三界共主的话,我就让银去接触乱菊哦。”

    你特么是蓝染吗?!

    李珂差点这样骂出来。

    “而且统御三界是必然的,不然仅仅是统御了尸魂界是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的,尸魂界的矛盾就是和虚的矛盾,而如果没有一个真正的神明居中调和的话,那么死神就永远会处在矛盾当中,出很快就会再次遇到压迫者。”

    蓝染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而且,虚当中也是有着不少人才的,如果不能够解决这种自相残杀的问题,你所建立的帝国也和那些普通的帝国其实没什么区别,终究还是会走上老路。”

    死神多了,虚也必须多。

    虚多了,死神也必须多。

    虚少了,死神就必须少。

    死神少了,虚也就必须少。

    这是三界平衡的准则,也是为什么死神和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的原因。

    以及为什么总是人间界遭受苦难的原因。

    但是这样厮杀的现状是很无聊的,如果虚圈有一个统治者,如果这个统治者还统治者尸魂界,那么这种无意义的争斗就可以结束了。

    有理智的破面将会代替死神的工作,不仅能够通过吞噬其他的虚变得强大,还能够平衡两界。

    而死神则可以从杀戮当中解放出来,去做别的事情。

    这个人同时还统治者人类世界的话,那就更妙了。

    三界的力量将会成为一股绳,所有人都将脱离无聊的生存挣扎,世界也只为了向最高峰努力的世界。

    这是蓝染所理解的,解放尸魂界和虚圈的生产力的方式,也是他原本计划当中的,得到低级死神效忠的‘红利’。

    而没有了必须和虚战斗的压力,那么贵族们所拥有的特权就将会不复存在,不会再有人为他们效命,他在以绝对的姿态出现,尸魂界的旧势力就会土崩瓦解,直接变成他的一言堂,成为他想要的样子。

    但是,现在这条路他厌烦了,但又觉得这是一条不错的路,所以……

    “所以你不要给我废话,乖乖的坐上天之王座就可以了。”

    蓝染,对着李珂露出了一个毫不客气的脸,让李珂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说真的,这也是蓝染第一次对他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往日就算是他说出再怎么奇怪的东西,蓝染都是笑眯眯的,但是现在却露出这么冰冷的表情。

    说真的,他有些不适应。

    “这种事情还能逼着做的吗?”

    李珂弱弱的开口了。

    “闭嘴,然后给我去收服他们。”

    但蓝染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

    “……哦。”

    李珂弱弱的回答了一声,面对这样的蓝染,他有些提不起老大的威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很像是时装男模的蓝色头发的男人看了过来,他看了眼李珂,然后又看了看蓝染。

    “喂,蓝染大人,这就是您说的,将会统治我们的‘王’?看上去完全不像样子嘛。”

    这个蓝发人的身上有着一股破坏的狂乱的味道,而且就算是称呼蓝染为大人,语气当中也是一种不服的意思。

    蓝染微微笑了一下,推了下自己的眼镜,看着时刻想对自己露出獠牙的葛力姆乔,用温和的语气劝解了起来。

    “葛力姆乔,你可以对我不尊重,但是,你最好不要对李珂大人不尊重哦。”

    他的脸上满是明媚温柔笑容。

    “李珂大人和我可不一样,他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呢。”

    李珂很想说我的脾气好得很,但是,葛力姆乔那种挑衅的感觉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且杀意。

    在看到自己的瞬间,葛力姆乔的身上就传来了杀意。

    没有任何的怨恨,就是很单纯的,单纯的想要杀死自己的杀意。

    这让他很不爽。

    但是……

    “不服气的应该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吧?”

    李珂看着缺少了拜勒岗,但多了一个在腹部标记着三的妮露,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这些破面都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李珂,就连妮露和赫利贝尔也是如此。

    她们可是听到了蓝染所说的话,把她们送给李珂什么的。

    尽管不知道她们尊敬的蓝染大人为什么要把她们送给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男人,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她们也想要知道凭什么李珂值得蓝染大人这样拉拢,甚至奉其为主。

    “那么,你们呈现出自己最强的状态,一起上吧。”

    李珂把自己手中的斩魄刀扔到了蓝染的手中,对着这些破面招了招手。

    “我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