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4章 下马威
    出征的人数很多,足足将近五万余士卒,几乎每个将军都率领了一只军团,新老参半,实力也有着显著的差异。

    像是张辽率领的五千并州狼骑,那是当初北疆之战尚未衰退的顶级禁卫军狼骑,足以硬撼三天赋和军魂,  就算不敌也绝对不是那种一个照面就倒下的弱鸡。

    全能的狼骑发起狠来,足以在任何顶级军团身上撕下一块肉,毕竟全能的特性注定了他们永远不可能被针对,面对谁都有一战之力。

    在一天赋的时候,狼骑是最弱的,毕竟弱小的全能极为平庸,  但是当他们达到禁卫军的时候,他们就是真正的全能兵种。

    也是张辽打算乘着帝国之战,  找找突破三天赋之路的尝试。

    毕竟当初西凉铁骑和他们一样,  李傕他们还是在不可能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就了三天赋重铁骑之身,那么没有理由他们并州狼骑做不到。

    于是乎,在刘颖下令之后,张辽毫无抵抗地就带着兵等待集合。

    和张辽相同的是公孙续,他麾下的白马也是精锐的白马义从,同样是有希望冲击三天赋的白马义从。

    公孙续也是很苦恼的,他其实觉得自己不怎么适合带白马义从,因为这是由公孙瓒一手建立的兵种,没有了白马将军的白马义从根本就没有精气神。

    以至于他率领的白马明明和公孙瓒率领的是同一批,表现出来的能力几乎是天差地别的,他想要求变,所以在刘虞找上公孙瓒商量着给刘禅出点人手的时候,他主动请缨站了出来。

    公孙瓒大手一挥,直接同意,  他和刘备的关系杠杠的,  而且还有刘虞找上门说情这么一出,  他也想让自己儿子去历练历练。

    反正白马是天底下最快的骑兵,  只要不作死,天下之大皆可去也,即便是双天赋的白马也是如此。

    更何况公孙续的白马偏向于灵动,和他的神速有很大的不同,安全系数更高出去磨练磨练也是好的。

    至于最后的庞德,他没啥要求,干脆就直接从西域申请了五千西凉铁骑,不过庞德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悲惨遭遇。

    在西凉这地界,可没人会比西凉四天王的声望更高。

    他这行为,和肉包子打狗没有任何区别。

    至于高览则是率领着他自己的专属军团,超重步,自从北疆之后还是这只军团的第一次亮相。

    张郃率领的则是一只重骑兵,不过显然没有磨练成型,显得有些孱弱。

    至于其他人则就没有太多的专属要求,基本上朝廷这边就是就近原则,直接把几个牧场或者是要塞中驻扎的双天赋士卒征召了一批,直接带上让他们到时候自己磨合。

    这也是将领的一项能力,  或者说汉室将校的通用能力,汉室所有将校基本都掌握着一项能力,那就是快速磨合士卒的能力。

    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一只刚刚到手的军团,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汉室现在的大环境,将校可以高速移动,而士卒不行。

    而且也有张郃率领白马义从的前车之鉴在哪里,几乎每一次训练这个张郃都会被当作反面教材拉出来鞭尸。

    所以汉室将校就自发的会进行交换军团训练,即便是不能发挥出另外军团的全部能力,至少也不会跌破底线,诞生张郃那样的惨剧。

    “报!”重铁骑的一个士卒怒吼着驾马冲了过来,李傕看到这一幕当即兴奋无比的站了起来。

    “是不是支援的人到了!”李傕着急的问道,他们受到李儒的消息之后,已经在这個破地方待了好久了,久到他感觉自己身体都有点生锈了。

    附近能打的流寇基本上都被他们踏平了,而且大部分还被他们身上那种黑恶气质所吸引,直接加入到了他们的麾下。

    李傕他们也是来者不拒,统统按照羌人仆从的待遇对待,只要不在汉室这边的清理名单之上,他们照单全收。

    除了听话之外他们不做任何要求,哪怕你是什么丧心病狂的杀人狂也不例外,他们重铁骑,不,他们西凉铁骑本身就是一群混蛋的集合体。

    在汉室之内还受到道德框架约束,在汉室之外那可就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大恶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才能在这个地方混成老大,并且有把整个地区收入麾下的迹象。

    无所事事的李傕他们又不想违背李儒的命令,只能无所事事地等待在原地,然后开始发霉摆烂,不过终于,第二批援军到了。

    “是!赵子龙将军就在其中,确定是支援无疑,再有一天时间就能抵达我们的地盘范围!”传令兵大声的回禀道。

    别的人不好说,但是赵云他们是认识的。

    像是赵云这样极具个人风格的武将,只要见过,基本上就不可能遗忘,毕竟在战场上穿的花花绿绿的,总共就那么点人。

    什么吕布、关羽、张飞之类的,但凡是大版穿着引人注目的必然是强者,否则早就被打死了。

    “传令!所有人,整兵!”李傕当即大喜,然后站起身子高吼着,随后一个个传令兵将李傕的命令扩散到全军,很快西凉铁骑就都驾着马完成了整装队列。

    就连那些仆从军也有模有样地按照一个个方阵排列着,这些天以来李傕他们没有娱乐措施,也就只能逮住仆从军进行训练。

    这么多天下来,虽说战斗力没有太大的升华,但是至少看上去有那么点正规军的意思了,而不是之前的泼皮无赖联盟。

    “哈哈哈,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就要生锈了!”郭汜和樊稠高兴地骑马靠拢过来,他们和李傕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杀才,这段日子可真的是难熬。

    实际上,时间其实并不久,但是在李傕他们这些多动症儿童眼里,等待简直是要他们的命。

    另一边,张济和张绣堪堪来到,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帕提亚的使者,就是传递国书的哪个使者一直没有离开,反而混迹在西凉铁骑当中。

    他除了传递国书之外,另一项任务就是当导游,带路的同时和帕提亚沿途的守军做沟通。

    “尊敬的美阳侯,您这是要出发了嘛?”

    帕提亚的使者有点费解,前段时间李傕告诉他们,需要向后方请示一二,按道理来说起码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如今不到半个月时间就有了决断,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不,我们军师很重视你们的邀请,特地从汉室调动了援军,与我等一同前往帕提亚助阵!”李傕平静的叙述道。

    帕提亚使者愣住了,他没想到汉室这么给力,本身他们只想邀请汉室过去占个场子划个水,毕竟战争始终是他们和罗马的事情,之所以请汉室也是为了增进双方的友谊,顺带展示一下他们帕提亚的实力。

    没想到汉室居然派了援军,而且还包括李傕在内的强大精锐军团。

    他们可是很清楚李傕这只名为重铁骑的军团强大之处,当初和不死禁卫、不死王骑难舍难分,后来又率领杂兵正面击溃丁零人,这些都早就证明了重铁骑的勇武。

    而且汉室作为一个强大的帝国,这么重视他们的邀请,不论派出的军团强大与否,至少多派人是一个极好的信号,至少证明了他们两家的关系正在逐渐的和睦,对于贸易来说,这一点可是很重要的。

    得知了事情的正向之后,帕提亚使者迅速收敛了自己的心情,打算和李傕他们一起去迎接,正好可以审视一下所谓援军的数量和质量。

    这也方便他们帕提亚后续做一些安排,毕竟这么千里迢迢过来,总不能真让汉室看戏吧,至少也得分配一两个简单的敌人让汉室拿捏两下,然后这不就染上了战友情嘛,能让两国的关系更加和睦一些。

    “快到了!”李建成眺望着远方,可以清晰的看到地平线上的建筑,以他们目前得到的情报来说,应该是快到了。

    这一路上,他也是劳心劳德,作为主事之人,他可是有了不少感受,这个统帅身份真不是一般人能担当起的。

    天宫一号将他们送到西域边境上就停下来了,美名其曰不能出九州鼎范围,结果把他们丢在西域边境之后,一溜烟的就朝着西边不知名的地方溜走了。

    一路上的指挥调度,虽然有薛万彻等人的协助,还有诸葛亮他们的配合,但是还是将他累的够呛。

    “虽说古书也曾闻大地宽广,亲自走上一遭,感觉终是不同啊!”诸葛亮看着地平线略微唏嘘的说道。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走这么远,之前他也才是在西域徘徊,这一次他直接朝着西域以西前进,虽然情报了熟于心,但是对于他而言同样是一场磨练。

    一路上的风景,似乎让他对于八卦和宇宙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继续前进吧,尽量赶到美阳侯他们的驻地,这样晚上也可以吃顿好的!”李建成简单的下令道,短短几天的领导,让他对于统帅心得更上一层楼。

    尤其是那种亲自统帅所有事情的愚蠢行为直接被他抛弃,转而朝着将任务分解,然后交给合适的人去处理的模式。

    一把抓不适合他,这是李建成在尝试过之后就认识到的事情。

    前进不过数个小时,就在众人短暂地休息然后进行埋锅造饭吃午饭的时候,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

    “报,将军,来者是西凉铁骑,似乎是来迎接的!”负责侦察的斥候小队汇报道。

    “李将军,命令大军列阵迎接吧,等待对方过来,先盾后阵!”刘禅听从诸葛亮的建议,对着李建成说道。

    “确实,李将军,危险不可不防!”李世民也建议道,在军队中他向来不以兄弟称呼李建成。

    这也是正常帝国军队的戒备心,防止对方是伪装的敌人,像是蛮子等一系列垃圾军团根本不会思考这个问题,一旦遇上出其不意的军队,就会被直接乱杀。

    就像是曾经李傕他们逮住的几个蛮子军团一样,一点戒备心没有,一轮冲锋就足够践踏死大部分士卒,然后瞬间锁定胜利。

    “全军列阵,小心戒备!”李建成从善如流,对于聪明人他向来是比较重视的。

    “的确是西凉铁骑,不会错的!”

    赵云的眼力非常好,他已经看到了领头的李傕等人了,虽然说不怎么相熟,但是当初也是虎牢关作战过的战友,他对于李傕等人还算熟悉。

    “霍!来的居然还有些好手!”李傕本身没报希望,他虽说政治嗅觉不够,但是李儒已经在信里明说了来的后辈会居多,他们需要当保姆。

    这也是李傕他们直接带着西凉铁骑所有人跑过来的原因,就是为了给这群人一个下马威,以此来树立他们的威信。

    在战场上,猪队友可是很可怕的,他们想要把指挥权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里。

    “稚然,有点糟糕啊,我看到张文远那犊子了,麾下的狼骑怕不是也逼近三天赋了?”郭汜有点蛋疼地说道。

    “呵呵呵,那边那个小子不认识,但是光看那批白色的马就知道,那些应该是白马义从!”樊稠也觉得有点蛋疼。

    说好的当保姆呢,这怎么整来这么些大爷,并州狼骑和白马义从,没有一个是软柿子,下马威根本就没有用。

    “先过去打个招呼再说吧,看情况再发难!”张济淡淡地说道,他早就说过洛阳就算没有多少主力,但是光是剩下的那批人就足够厉害了。

    西凉铁骑在李傕的率领下快速的奔跑到距离汉军二百多步的地方,然后李傕等人勒马,身后的西凉铁骑瞬间由动至静,所有人的动作近乎完全一样。

    李建成他们这些没怎么接触过西凉铁骑的年轻人眼睛一亮,瞬间就被这只军团的精锐程度所折服。

    如果只有他们的话,李傕他们确实能凭着这一手接过指挥权,不过很可惜,张辽等人对于李傕他们的动作完全是不屑一顾。

    “走!去打个招呼!”李傕他们带着帕提亚使者,然后就朝着汉军这边走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的李建成等人也解除了大军的戒备,主动迎接了上去,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算干什么,但是先听听总是没有坏处的。

    70